首页 > 探索
第67章 寻找魏子夕
发布日期:2023-03-23 19:49:33
浏览次数:802
    苏家的第章灵堂,是寻找苏家唯一庄重的地方。这里供奉了三十八位祖辈的魏夕%E7%9F%AD%E4%BF%A1%E8%90%A5%E9%94%80%E5%90%B8%E5%BC%95%E5%8A%9B%E2%9C%94%EF%B8%8F%E3%80%90%E9%A3%9E%E6%9C%BA-%E3%80%8B%20%40sms10666%E3%80%91%E4%B8%93%E4%B8%9A%E7%9F%AD%E4%BF%A1%E8%90%A5%E9%94%80%E5%90%B8%E5%BC%95%E5%8A%9B%E5%8F%91%E9%80%81%E6%B8%A0%E9%81%93%E2%9C%94%EF%B8%8F灵牌,位于堂中央的第章正是缘起于她的魏子夕。

    苏夏上了高香,寻找祭拜了过后,魏夕将魏子夕灵前的第章锦盒取了下来。

    “你来,寻找就是魏夕为了这个。”

    “嗯,第章我一直很好奇,寻找今天,魏夕我想打开来看看。第章”

    苏夏将手按到锦盒上方,寻找深吸口气,魏夕做出这个决定到此刻,内心更加的压抑。她还在犹豫,该不该打开。这时小墨按住她的手,告诉她:“如果你觉得这样做是%E7%9F%AD%E4%BF%A1%E8%90%A5%E9%94%80%E5%90%B8%E5%BC%95%E5%8A%9B%E2%9C%94%EF%B8%8F%E3%80%90%E9%A3%9E%E6%9C%BA-%E3%80%8B%20%40sms10666%E3%80%91%E4%B8%93%E4%B8%9A%E7%9F%AD%E4%BF%A1%E8%90%A5%E9%94%80%E5%90%B8%E5%BC%95%E5%8A%9B%E5%8F%91%E9%80%81%E6%B8%A0%E9%81%93%E2%9C%94%EF%B8%8F不对的,还是算了吧。”

    没有母亲的同意,私自打开这锦盒当然是不对的。

    可是她有权知道,尤其是母亲说起自己的祖辈也是阴阳师的时候,她这脑海里就不知道怎么的,萌生出来一个念头。但是可惜她没抓住,可这种感觉触动她过来探秘。

    苏夏深吸口气,她说,“我要看。”有关魏子夕的一切,她很想知道。她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就算今世没能成功改命,哪天真的一命呜呼,也要据理力争,到了阎罗殿为家族平反!

    苏夏下决心将锦盒打开,光芒乍现,刺得她的眼睛难以睁开。等光芒退散,自己仿佛置身异世,一切都变了。

    她看到一个少女坐在一条船上等待,天际突然冒出七个人,头戴着面具,悬浮在空中。船上的少女站起来,手中拿着长杖指着七人,要他们速速离开,不想这七个人召唤出一匹妖魂,与少女大打出手。少女最终不敌落败,掉入汪洋大海。

    后来那七人坐上了少女坐的船,在大海中砰然消失。不久少女从海面上飘起,奋力的游向船消失的地方。

    苏夏看得揪心,拽住了小墨的手臂:“他们穿的都是现代的衣服,我们家族诅咒也就二百余年,难道她就是魏子夕。她到底在做什么?”

    小墨只是喃喃自语说:“那是渡船。”

    可以穿行忘川的渡船。

    显然,这条水路是通往地府的。

    少女将自己的亲眼所见全部记录其中,她入了地府,忍受着忘川之水的灼体之痛,躲渡船而入。但是到了地府,一切都已经晚了。尸魂遍野,惨不忍睹。母亲不屈折辱,不肯认罪,被判入无间地狱受刑。少女为了救母,惨遭鬼使毒打,丢回人间。

    从此魏家后世,永远背受痛病疾的诅咒,只能活到五十八岁。

    一切缘由,都是那七个身披黑色长风的怪人干的,她们只是为了阻止,并不是帮凶。

    可是地府不公,未查明真相,便降罪魏家。从此背负这样的厄运诅咒。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少女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仍不肯放弃为母亲平怨的希望。不想母亲之冤殃及族人,地府派鬼使清剿,唯有少女在族人的协助下逃出生天。被苏家人所救。

    “原来,我的族人们并不是逐渐衰败,而是被困封印之中。”画面结束,最终少女布置灵堂,在母亲魏子夕的灵前发誓,定要为母亲、族人昭雪。她将三件东西放在了母亲的灵堂前,苏夏看到魏子夕灵牌隔了一个空挡的位置,魏子夕之女沈萍秋。

    沈萍秋所遗留下来的东西在刚才的画面中都有介绍,显露在外的两件,一件是地狱入行令,一件是封印着开启家族大门的钥匙。沈萍秋本想为母亲平反昭雪,可惜时光短暂,到死也没能如愿以偿。

    而这封印着大门钥匙的项链,只有沈萍秋后人的血液才能打开。

    现在,这是她的使命。

    苏夏将项链挂在脖子上,已然说明了一切。

    小墨默默地看着她并没有阻止,即使他内心有一百个一万个不愿。可是走到这一步了,就要面对。总会有峰回路转的时候。

    地狱入行令,真是想不到,魏子夕其实也是地府的人。可是却被冤枉,落得如此下场。

    苏夏将入行令揣进口袋里,去取夹层中的第三件宝贝。那就是沈萍秋费心竭力终于寻找到的塔盘碎片。没有这个也是不行的。

    但当苏夏拆开夹层,里面却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碎片不见了!”苏夏还试探的往里面扣,可惜没能如愿,碎片已经丢失了。“怎么会这样,碎片到哪里去了。难道被偷了!”

    若非看了刚才的那些画面,小墨也不相信沈萍秋会找到一片乾坤塔盘的碎片。不过从进来到现在,他并没与感觉到碎片的气息,显然碎片早就不在这里了。

    “你别着急,两百年间,如果说碎片会被偷走,或者丢失,也是存在极大的可能。”

    小墨说的很对,虽然沮丧,但是知道这些也不算事没有收获。苏夏看着脖子上的项链,内心燃起强烈的信念:“我要为我的族人平怨昭雪。小墨,你会帮我么?”

    小墨了解苏夏的个性,虽然内心徘徊不定,但是嘴上还是在第一时间给出了答案。小墨恢复了最初那放荡不羁的性格,揽过苏夏的腰身,霸道的锁在怀里:“没有我在你的身边,我怕你这个傻丫头会走错了路。”

    小墨一如既往的护她爱她,苏夏很感动。“不过,既然我们的家乡被封印,又该怎么找呢?”问妈妈,怕是她也不会知道族落的确切位置。不过,兴许也能问出点什么。

    无缘无故询问固然是不可行的,需要一个契机。怎么营造这个契机最好?

    “我觉得应该没有人知道了,那封印是将你的族落封印在一个无度空间之中,而沈萍秋的记忆也是支离破碎,这件事就是大海捞针。”

    “那岂不是毫无希望。”这回不用再寻找契机了,按照小墨的说法,已经可以断定母亲也不会知晓。

    “但也不是没有可能。有一个人绝对知道。”

    “谁!”

    “魏子夕。”
上一篇:苏州一女子涉嫌杀夫后藏尸冰柜,女方亲属发现后报警
下一篇:中俄元首会晤是否会涉及中方向俄方提供各类援助问题?外交部回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