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 Juyu イントラネット

为什么不肯相信他?我非常肯定的告诉他,“因为你根本没有值得相信的地方!”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想起昨天陆暻年对贺莲城状似无意的说的那句‘你总是搞错对象’的话。心里对贺莲城的火气更是高涨,不管不顾的说:“陆 %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8%B3%AD%E5%8D%9A%E6%B3%95%20~%20qc377.com%20%F0%9F%9F%A5%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8%B3%AD%E5%8D%9A%E6%B3%95

第179章 明争暗斗!

    为什么不肯相信他?

    我非常肯定的第章告诉他,“因为你根本没有值得相信的明争地方!”

    说完这句话,暗斗%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8%B3%AD%E5%8D%9A%E6%B3%95%20~%20qc377.com%20%F0%9F%9F%A5%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8%B3%AD%E5%8D%9A%E6%B3%95我突然想起昨天陆暻年对贺莲城状似无意的第章说的那句‘你总是搞错对象’的话。心里对贺莲城的明争火气更是高涨,不管不顾的暗斗说:“陆暻年是你的好朋友,好兄弟吧?他回来am集团接手家族产业,第章把你也拉进来。明争要不是暗斗他,你以为你能轻轻松松的第章做副总?结果你都做了什么?在过去那么漫长的时间里,你觊觎他的明争妻子,不管他跟方笙之间是暗斗什么问题,但是第章方笙总归是他老婆吧,从以前到现在,明争你时时处处都提方笙,暗斗你到底有没有把陆暻年的感受放在心里?!现在好了,他们离婚,方笙在我面前演戏。她为什么敢弄出这样毫无技术含量的戏码,还不是因为你!没有脑子的忠实拥护者,这要她让你怎么做,你就会怎么做?!”

    “没有脑子也就算了,现在呢?am集团被恶意收购,全公司,%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8%B3%AD%E5%8D%9A%E6%B3%95%20~%20qc377.com%20%F0%9F%9F%A5%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E8%B3%AD%E5%8D%9A%E6%B3%95就是门口的保安都为了这个家公司在担心忧虑。你呢?不说伸出援手,还跑来跟我说这些话?怎么?你这是打算继续挖陆暻年的墙角吗?他怎么就会有你这样的朋友?你没听说过不怕狼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你就是那个彻彻底底的猪队友!”

    情绪大爆发,又一下子说了这么多的话,我大口喘息。呼哧呼哧的几乎直不起腰来。

    贺莲城满脸的充愣,然后他用一种接近苍凉的声音说:“你们从来都只能看到他的好!”

    我有些不明白,“什么?”

    贺莲城低声说:“他来我家之前,我是我爸心中的超级英雄,他从来视我为骄傲。可是阿暻来了,我就成了那个事事都做不对的人。你说阿暻对我好,我承认,但是我就是讨厌他那种什么都让着我的态度,我明明只跟他差一岁,为什么他腰摆出什么都优胜我一筹的样子跑来让着我!”

    “进am集团,根本不是我喜欢的。我想做自由的职业,而不是你们认为的体面的工作。我爱方笙那么多年,可是转眼她就嫁给了我最好的朋友!现在方笙被抛弃,我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曾经的发小,都义不容辞的应该站在她身边,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他用很低沉的声音说着,带着满满的悲伤还有哀愁。

    贺莲城其实是很阳光健壮的男人。很多时候我说他幼稚,但是这未尝不是一种单纯。

    听他说出这些话来,我自己都有些后悔。

    我爱陆暻年,所以时时处处,我都是会站在陆暻年的角度出发的,我觉得贺莲城智商感人,我觉得他不知感恩,甚至我觉得他跟方笙目前的关系,很有些痴汉跟女神的样子。

    但是这都是我个人的角度。

    站在他的角度看,事情其实是完全另外一种样子的。

    他原本是家中的宝贝,单亲家庭,父亲跟儿子的组合,然后来了继母来了陆暻年。我曾经见过贺莲城的父亲,那位叔叔对陆暻年妈妈的爱,根本就是恨不能让全天下知道的,对于陆暻年也是倍加疼爱,对贺莲城难免忽略,对比。

    正值青春期的孩子,面对家庭这样的变故,要说心里没有任何的想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贺莲城在那时候恐怕对陆暻年就不会有什么好感。

    家里突然来了事事都比自己优秀的别人家孩子,之后便无处不在,学业事业,全部都成了父母眼中的标杆,不停的被推崇。而在数年后,这个人娶了自己从小就在心中奉为女神的邻居家女孩。

    一切似乎都太过残忍。

    我静心想想,觉得他如果是这样想的,未免偏执,少不得为陆暻年辩解一句说:“他对你,从来都很照顾。”

    无论是曾经贺莲城为了方笙跟陆暻年挥拳相向,还是如今,他帮着方笙来欺负我,陆暻年都没有说过他一句,在我看来这是陆暻年对贺莲城的纵容。

    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到陆暻年这样的纵容的,就像上一次绑架我的夏天佑,陆暻年对他,那可真是丝毫不留情面。

    有了对比,才能看出陆暻年这个人的心。

    他那个人,藏的太深了,如果不是去体会,不去感受,就根本无法发现。他总是在用他的方式照顾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对我的宠爱,对贺莲城的纵容,甚至是对方笙的不愿提及,这都是他的心。

    别人不懂,我却是能够体会的。

    但显然的,贺莲城却并没有明白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他说:“你总是全心为他。”

    说我全心为陆暻年,这话倒是没错的,但是就算是我全心为陆暻年,你贺莲城也不能否定陆暻年所作的一切吧。

    “什么时候,你可以全心为我呢?”贺莲城反问。

    我是完全说不出话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他都能把话牵扯到我身上来,能想到的原因,可能也只有他跟陆暻年总是存着一口竞争的气,争方笙之后,然后是抢我。

    我心中叹气,真的很想跟贺莲城说,你这样的竞争其实毫无意义,就算是你赢了什么,又能如何呢,也不过就是满足了你的那一点点的虚荣心罢了,对陆暻年,甚至是对我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的。

    但是想到贺莲城刚才说的种种,我还是忍住了这话,不能在刺激他了,否则我还真不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话题没办法说下去,那就只有到此为止。

    我说:“我今天还要去见几个股东,就先离开了。”

    我转身就走。

    走出会客厅,我其实在大厅里站了那么一会儿的,是真的也想到了贺莲城这个人的难处。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既然选择了陆暻年,那么我的立场就无论如何都不会因为贺莲城而发生变化的。

    有些时候人是没办法站在上帝的角度对每个人都进行悲悯或者是同情的,我选择了一条路,跟着陆暻年,那么与这条路背离的人或者是事,我都要鄙弃。

    这就是人不能任由心中的善良驱使,去做圣母的原因。

    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我跟纪清开始了不停的面见股东的行程,有了前两日的经验,到了这一天,我们的进度明显快了不少。

    纪清说也有可能是因为之前已经拖了三天,所以这些人心中也是开始有些没底,如果最后双方的人都不来找他们,他们手中的股份就没有了坐地起价的时机,到时候可就全完了。

    她这么说,我才想明白,其实很多时候,事缓则圆,倒是没有必要这么心急火燎的去完成。

    忙忙碌碌一天,才算是有些收获。

    晚上照例是回到顶楼去碰头,说一些这一天的进展情况。

    意外的,我在顶楼看到了贺莲城,他正经八百的样子,看起来倒是跟我们一样,这一天都在为am集团的事情忙忙碌碌的。

    我看到他,自然是有些惊讶的。

    “你?怎么?”我下意识的说。

    贺莲城此时已经没有了上午见我时的复杂情绪,他很冷淡的跟我说:“欠了别人的我会还,但是别人欠了我的,我也会讨回来。”

    这话实在是说的莫名其妙。

    谁欠他了啊?

    陆暻年吗?

    那么他又想从陆暻年哪里讨要回来些什么呢?

    在我还没有问出这些问题的时候,陆暻年就已经回来了。

    他还是老样子,沉稳的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一样。对于贺莲城的回归,陆暻年倒是真心实意的开心,给贺莲城说明了现在的情况,那种全心信赖的样子,倒是让我有些不安。

    也许真的是我太过于小心眼了吧。余肠低巴。

    我总觉得贺莲城并不值得如此被信任的。

    不过,其后的几天,贺莲城所作的一切,证明了,的确是我小心眼。我有时候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兄弟?虽然在很多事情上,他们都有重大的分歧,但是只要遇上对方有什么艰难的事情的时候,到底还是会并肩作战,一同面对的。

    贺莲城在工作上,无疑是个很出色的人。

    这样让我了解了,原来个人生活上的糟糕,并不能说明一个人的智商,他在面对这些股东的时候,有勇有谋甚至有魄力,这些看起来,都跟他在方笙面前的蠢样子并不相同。

    无论如何,我们这些人倒是真的都很团结的想要为陆暻年做些什么。

    时间总是飞快,就这样在我们不断的努力下,am集团的股东大会即将召开,在召开会议之前,方笙的母亲,方澜女士出席了一档电视节目。

    说明了他们对am集团兼并重组的计划以及信心。

    “作为本土的金融集团,am集团明显存在很多人治方面的漏洞,我们这一次的收购,并不是外界所谓的恶意收购,而是通过正常的渠道,对am集团进行整改,让它变的更加透明,更加的符合国际化。”

    随着这样的口号,双方的战争正式打响。从之前的暗斗,变成摆在台面上的明争。

访客,请您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 2023. sitemap